重新審視 : 認許後執業經驗是否被高估了

「日前我看到一則招聘貼文。要求4年以上FastAPI經驗。我無法申請,因為我自從設計[FASTAPI]那東西以來,只有1.5年以上經驗……也許是時候重新評價『經驗 = 技巧水平』之說了」

- Sebastián Ramírez (FastAPI設計者)


引言

機構把經驗等同於熟練程度、勝任能力、辦事能力。法律專業也不例外,這種謬見的典型例子見於評定訟費的方法,經驗年數較長的律師,其價值被視為高過經驗年數少幾年的律師。


這是說,有20年的認許後執業經驗(post-qualification experience)的律師,那怕沒有贏過一宗官司,沒有達成過任何協議,相比起只有三年認許後執業經驗,但打贏每宗經手處理的官司,完成每宗經手處理的交易的律師,前者同樣被視為價值較高。


問題是,根據認許後執業經驗來評定訟費,做法是否過時?這需要重新審視。


目前情況

根據事務律師的每小時收費,這收費適用於在香港民事法庭按訴訟各方對評基準評定訟費,收費計入執業年資,每小時收費與執業年數是正相關的。


因此,當法庭在訟費評定過程中評定法律費用時,訴訟各方須就「經驗較豐富的」律師支付較高費用,即使服務質素與經驗深淺無關。


反過來說,處理交易的律師,認許後執業經驗年數較長的,向他們的客戶收取的每小時收費,同樣可以高過年輕律師收取的,即使工作表現與收費高低無關。


這種謬見亦普遍見於律師事務所的招聘過程,因為律師事務所要求求職者在特定執業範疇具有若干年經驗。諷刺的是,這謬見亦引致合夥人(他∕她的成績可能低於平均水平)基於以下說話做判斷:

「認許後執業經驗年數跟你的一樣長的求職者,不可能有那樣水平的成就∕經驗……」

- Common Fallacy of Hirers


表現欠佳者可能先入為主∕錯判完全適合的求職者,他們基於自己低於水平的表現,設立障礙。


考慮因素

決定訟費時,應該考慮其他行業的知識和技巧總和。新近取得資格的律師可能在其他行業學習過,工作過,習得的知識和技巧可用於他或她的法律執業工作。


舉例說,美國律師事務所,執業範圍包括知識產權的,歡迎科技或科學博士畢業生。除此以外,即使經驗可能是指知識和技巧的累積,但經驗更為「集中」的律師可能是一心一意,一條思路分析新的問題和爭議。


初級律師的心態可能與經驗較豐富的律師的剛好相反。前者如果具有不屬法律範疇的背景,心態上不像後者那樣受到限制。初級律師的想法可能不落窠臼,解決問題的方法可能更具創意。

律師每天得處理一大堆資料。大多時候,資料是沒有條理或無用的。對於好律師來說,重要的是他們得有能力吸收大量資料,合乎邏輯地推斷出結構嚴謹的結論。經驗不一定提升這種能力。


認許後執業經驗年數較長的律師,有的可能為了節省客戶的時間,埋首處理所有接收到的資料,平白浪費大量時間,究其原因,是由於無能力篩出有用的資料。


結論

現在是時候摒棄有關經驗的偏見和認許後執業經驗的幻象,重新審視我們對法律費用的評定。勝任能力和經驗的關係,跟成熟程度和年齡的關係相類似。就像人不是年紀越大就越成熟一樣,勝任能力不是經驗年數越長就越強。


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62號命令附表1第II部第1(2)段的規定,現存的訟費評定制度看來讓法庭能夠考慮其他因素,例如取得法律經驗之前的經驗,可惜條文沒有充分發揮其潛在作用,因為它始終把訟費評定過程弄得過分複雜。


話雖如此,現有技術打破這個僵局。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可以對照並應用執業人員的相關因素,提供更為實際的評定。因此,當記住以下四點:

  • 經驗可以是一時之經驗,勝任能力可以是一世也沒有。

  • 只要機會來到,初級律師好好利用他們的能力和技能,可以成為勝利者。歸根究底,重要的是你做得有多好,不是你之前有沒有做過。

  • 不要過分倚賴認許後執業經驗,否則你可能使最合資格的求職者喪失資格,做法不設實際。

  • 提防聲稱有20年以上經驗的「區塊鏈律師」(blockchain lawyer)。你可能請來了一個脫了節的人來操作電腦。

Dieser Artikel wurde von Jörn Petring verfasst und in der 26. Ausgabe 2022 der WirtschaftsWoche veröffentlicht. Hongkong war mal ein Sehnsuchtsort von Machern und Managern. Heute ist der einstige V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