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宗加密貨幣訴訟案背後的故事(3):進行區塊鏈交易更加要履行減少損失的責任?

每宗交易糾紛都牽涉一個根本的問題:入稟法庭的原告人可有履行責任減少損失?如果原告人甚麼也不做,完全不去減少自己的損失,他的申索只會是一宗勝訴無望的典型案件。


原告人如果進行以區塊鏈作為基礎的交易,就更加要這樣問自己,因為這些交易(與現金交易不一樣)完全是在綫記錄的。因此,相對來說,現金交易通常很快就追不到蹤影,區塊鏈上的記錄則永遠緊貼交易去向,任何人都可以準確知道他們的比特幣所在位置(不論比特幣給轉手了多少次)。


基於前文所述,(只要受屈的一方願意依賴區塊鏈行事)區塊鏈向來給受屈的一方提供申索的渠道。


背景

香港首宗加密貨幣訴訟案的辯方提出了一些有趣的事實,包括原告人指稱比特幣被錯誤轉帳,但原告人沒有採取行動保護自己的利益,反而鍥而不舍地向交易所追討(雖然所說的「錯誤轉帳」可能根本不是出於交易所的過失)。以下是相關的事實:


2015年6月13日,原告人發現他們轉帳了500比特幣到一個帳戶,但那個不是原告人當初打算轉入比特幣的帳戶(交易是由原告人的員工一手完成的,但從來沒有人調查那名員工的意圖)。


2015年6月29日,原告人不針對收取比特幣的帳戶(比特幣不是被故意轉到該帳戶)採取行動,反而寫給被告人一段說話:「……如果你[第一被告人]能夠承擔損失,事情就輕易地給解決了,這對你對我都有好處,……我們[原告人]可以取回款項」。


2015年6月25日,被告人通知原告人,原告人的比特幣被錯誤轉帳一事不涉及任何心懷惡意之徒,暗示事件可能是由於原告人本身在交易期間疏忽所致,又或者是原告人的員工造成的。

到了2015年8月,原告人已經委聘香港一間律師事務所向被告人展開法律程序。與此同時,原告人的500比特幣仍然保存在同一個錢包地址。


一直到2015年9月17日,距離「錯誤轉帳事件」四個月左右,500比特幣給轉走,不再保存在原告人無意轉入的錢包。


因此,原告人可說是浪費了四個月時間,鍥而不舍地要求被告人「承擔損失」,而不是針對上述的「無意轉入」的錢包地址採取行動。原告人的500比特幣原封不動,一個也不少(有趣的是,比特幣在針對被告人的訴訟提出後被搬走)。


討論

將整宗交易記錄在案是區塊鏈的特點之一。因此,有別於現金轉帳(一兩次轉帳後便失去了蹤影),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追蹤到某宗特定交易的去向。


因此,這宗案的原告人有充分能力隨時查知500比特幣的下落,大可以針對同一目標採取行動。


原告人是主要的比特幣採礦硬件製造商,比特幣市場的主要參與者,完全有能力通知所有交易所把上述比特幣標記為「受玷污」貨幣,任何算定那些「受玷污」貨幣的意圖都會被標示出來及/或被完全禁用。


鑑於原告人一直可以採取行動討回失去的比特幣,辯方指稱原告人完全沒有履行減少損失的責任。


全文重點

在過去數碼年代還未開始的日子裏,人們通常不十分強調受屈的一方必須履行減少損失的責任。然而,區塊鏈的發明令受屈一方能夠採取行動,另方面亦帶出一個問題:減少損失的標準(特別是適用於區塊鏈交易的標準)是否剛剛被提出來了。


本文特別提醒讀者兩件事:

1. 一定要想辦法盡量減少損失。(只要願意的話)訴訟各方能夠隨時採取行動,今天的區塊鏈令他們更有能力追求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相關目標。

2. 分辨受爭議之物落在誰人的口袋裏。撇開減少損失不談,貿然追索與你的損失完全無關的一方永遠不是明智之舉。找出你的比特幣的所在位置之後將它追討回來。無論如何,查找過失永遠一點幫助也沒有。


This article is co-authored by Joshua Chu from ONC Lawyers

Dieser Artikel wurde von Jörn Petring verfasst und in der 26. Ausgabe 2022 der WirtschaftsWoche veröffentlicht. Hongkong war mal ein Sehnsuchtsort von Machern und Managern. Heute ist der einstige Vorz